马大美

我们怎么可能奢望理解并得到他人的全部。